• 高中物理教学策略的选择与设计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随着经济发展,教育经济功能被无形中放大了,导致人们将教育视为培养劳动力、促进经济增长一种手段,这样教育就渐渐失去了其内在价值,忽视了人发展,不是“使人成人”,而是“使人成物”。要改变这种状况,教育就应该将光从经济增长上转移,扩大“发展”内涵,重视人发展,将偏离教育带回其应有轨道。 关键词经济增长;人发展;功利主义教育 作者简介郑玮(1987-),女,天津人,天津师范大学教育学院硕士研究生。(天津 300387) 中图分类号G64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0079(2011)11-0003-02 鉴于经济在社会生活中重要作用,从经济视角来看待各个领域似乎成了一种常态。就教育领域而言,从经济角度来审视教育行为逐渐增多,教育在经济增长中重要性不断被人们强调。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往往容易忽视教育为了人、培养人本质,而将教育功能仅仅锁定在经济增长上,为了经济而对教育提出需求不断增多,渐渐失去了教育“为人”性,忽视了教育促进人发展终极标。这种教育必然会丧失最重要“人”,导致人“物化”或“工具化”,偏离教育本质。因此,如欲领悟教育真谛、找到教育方向,就不能只停留于教育种种衍生或结果,而应该“以一种更加开阔眼光,即以促进人发展眼光”[1]来看待教育。 一、教育标应从经济增长上转移 由于时代变化,经济在人们生活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角色,无论是在宏观国家发展与竞争上,还是在微观个人生存方面,“经济”似乎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中最重要考量点,时刻影响着各个方面发展趋势。教育同样也不能免俗,经常可以看到“经济”影子。人们是不是受教育,受怎样教育,在学业上取得何种成就,都同劳动力市场需求有关。而一定时期劳动市场需求,大都同资本投入方向有关。由于教育不免受劳动力市场需求影响,资本占有劳动力,也就占有教育成果,这样经济这个指挥棒就伸向了教育,对教育提出了诸多要求。同时,受到人力资本理论、筛选理论、二元市场理论等众多教育经济理论助推,一方面人们更加重视教育发展与人才培养,但另一方面教育经济功能也被无限制地宣扬,导致人们总是试图让教育创造出更大经济价值。 然而,当人们把经济作为世界上最为重要运行法则时,它观念和方法就被当成了唯一准则,从而排除了精神价值,导致人发展缺失、社会精神层面失落。尤其是将“经济”作为教育时,教育就走入了“现代化经济陷阱”,产生了一系列副作用,导致整个教育氛围越来越“务实”,往往是“从物质实体化和社会本位化观点出发,把人只作为工具来培养,缺乏一种以人为出发点和最终教育理念”。[2]具体来说,当前学校实际运行教育是去精神化,存在着严重知性化、技能化倾向。可以说,学校“教育”意味越来越淡薄,学校也越来越不是“教育”机构,而逐渐堕落为一种纯粹职业培训机构,其标导向仅仅是为了使学生成为社会所需要“某一类人”,即能否找到“好工作”、能否成为“成功人士”。这种运作模式或机制忽略了对学生精神生命提升,阻隔了学生对真善美追求。教育就这样由“一种基于信念活动,变成了一种简单技术行为、技术操作;为了人教育、自由教育变成了单纯技术教育、技术训练”,[3]所培养出生命个体也在一点点遭到侵蚀,逐渐变成了满足国家和个体不断“增长”或“膨胀”物质和社会需要工具。 同时,这样教育还在不断肢解人“正常”生活,使人完全以“经济”为坐标,过“经济生活”,即不断趋向于“有利益”地方,在教育中仅仅掌握那些“能使自己获得利益”技能或知识,导致人片面化发展。这样最终结果是,人受教育仅仅是为了占有知识,而不是用知识来丰富和提升生命价值;甚至占有知识也并非为了知识本身,而是将其作为一种中介,通过知识来获得或占有其他东西。这样,“有用性”就成为衡量教育内容唯一标准,而只有那些“对将来生活有用与未来职业做准备知识才是有用”。[4]受这种心态左右以及处于“分数价值”、“名次价值”、“证书价值”争抢中,人们并不关心自己所受教育意义与价值,而是关注自己在众多竞争者中所处地位和次序。尤其是在选择专业时候,“学出来能干什么?”是令大家最感兴趣,致使人们在追逐一个个“热门专业”同时,类似于哲学、伦理学、宗教学等“冷门专业”却鲜有人问津。教育,俨然成为人们投资产品,人们接受教育只是为了满足社会某一方面需要,以便自身能够从中获取相当不错利益回报,这可以说是“把一切教育无限都化解为谋取生存适应有限”。[5]人理想、追求、信仰、生活意义等应然性价值被排斥在教育之外,这样“当今教育从根本上偏离了它本真意义,成了一种在工具理性操作下功利主义教育”。[6]正是受了这种逻辑支配,人们在物欲横流现代社会中渐渐迷失了自我,麻木、无聊、空虚、无意义感等消极情绪充斥着人们生活每一个角落。这也就成为学校里、社会上自杀以及残害他人生命事件屡见不鲜原因之一。 总之,虽然“人力资本”等理论曾经盛极一时,使教育受益不少,但仅从纯粹经济眼光来审视教育方式会导致人主体性丧失。这种丧失本真教育已经明显不符合人类发展根本要求。如欲改变这种状况,就应该首先转变对待教育态度,看到教育标在于“人”,而非“工具”;教育是为了“人发展”,而非为了各种经济利益需求。人回归与发展才是教育终极和伟大使命。 二、教育终极标是促进人发展 不可否认,教育在“发展”中发挥作用,但是如果只是将发展定义为经济增长,并进而将教育作为追求经济增长手段,则必然会走向死胡同,因此,我们应该将发展概念向深度、广度延伸,“使发展超越经济范畴”,[1]同时还要考虑到“人内涵”。经济发展,是为人发展服务;离开人发展,经济社会发展就变得毫无意义。同时,也“只有当人们把自身发展作为本身时,人类真正主体性才开始形成。”[7]因此,这就需要我们将人发展摆在优先位置,将教育作为促进人发展极为重要手段,从经济转变为以促进人发展为来看待教育。这也就是教科文组织总干事费德里科·马约尔所强调“发展过程首先应为发挥今天还有明天生活在地球上人一切潜力创造条件,人既是发展第一主角,又是发展终极标。”[1]只有符合这种广义发展概念教育,才能称之为真正教育,也只有在这种发展范围内对教育加以考虑,才是教育真正努力方向。 1.教育促进人发展理论依据 由于人不同于动物,“虽然也受本能和环境制约,但人还能够有意识地支配自己生命活动。人能按照自己愿望,使自身从本能和现实环境中超越出来,通过自身创造性实践活动打破生命本能和现实规定性关系束缚,使自己存在获得开放、应然和生成性质,从而彻底超越动物那种封闭、预成、宿命式生存方式”。[8]因此,人价值、人发展在社会生活中具有重要作用。这也正是吸引着古今中外思想家时刻关注着“人”重要原因。从古希腊政治家伯里克利“人是第一重要”、智者普鲁泰戈拉“人是万物尺度”、亚里士多德“人是政治动物”等思想,到文艺复兴时期培根“人可以被视为世界中心”等等,都是在强调“人”。而德国古典哲学大师康德提出著名命题“人是,而不仅仅是手段”,更是对其最好注解。虽然这些思想都有其不足和局限,但它们在强调人价值、人发展方面具有重要意义,同时,关注人发展也是当代世界人类文明发展基本理念,佩鲁在1983年出版《新发展观》一书中,就明确提出,应把“人全面发展”作为发展根本标与核心价值取向。2003年,我国也提出了“以人为本”新发展观。可见,注重人发展已经成为一种基本趋势,这也是我们在教育中重视人发展思想和理论依据。

    上一篇:浅谈《老人与海》与四个中国神话故事的异同比

    下一篇:重视实验,让物理课堂充满活力